设为首页  |  加入收藏   |   English
 首页  公司概况  新闻资讯  金融动态  政策法规  党建与企业文化  合作与交流  学习园地 
站内搜索:
 
 公司新闻 
 集团要闻 
 通知公告 
 视频新闻 
集团要闻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资讯 > 集团要闻 > 正文
低油价之下,现代煤化工路在何方
2020-06-02 07:40   审核人:

去年石油、天然气对外依存度分别超过70%、45%。面对波动,真正靠得上的还是煤。现代煤化工作为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的主要方向之一,有其存在的必要性和重要性。如何把效率做高、排放做低,是现代煤化工产业高质量发展的核心所在。

在我国能源供应体系中,煤炭发挥着“稳定器”“压舱石”作用。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再次强调,“推动煤炭清洁高效利用”。

“今年的报告篇幅比往年都短。在这么有限的内容里,围绕‘保障能源安全’,第一句话就提及煤炭清洁高效利用,足以看出煤的重要作用,以及对煤炭清洁化、高效化发展的重视。”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、中国科学院院士、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校长包信和向记者表示。

如何更好实现煤炭清洁高效利用?多位代表委员指向了“现代煤化工”。记者了解到,随着技术不断突破、产业快速兴起,我国现代煤化工发展整体处于世界领先地位。但近期,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叠加国际油价闪崩,导致行业遭遇多年来的“最强”冲击,亟待寻求突破。


油价波动凸显煤化工产业地位


煤化工项目的盈利能力与油价密不可分。3月以来,国际油价断崖式下滑,一度跌至20年来的最低水平,进而拉低多个煤化工产品价格,行业亏损面加大。低油价之下,现代煤化工还有发展空间吗?

在包信和看来,国际油价下跌带来诸多不确定因素,但从保障我国能源安全角度来讲,恰恰体现出煤炭及相关产业的地位和作用。“2019年,我国石油、天然气对外依存度分别超过70%、45%。面对波动,真正靠得上的还是煤。现代煤化工作为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的主要方向之一,有其存在的必要性和重要性。”

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工程院院士、中国科学院大连化物所所长刘中民也称,低油价之下,更应保持对现代煤化工产业的发展定力。“无论油价如何波动,我国‘贫油’格局不会改变。国际形势越不明朗,越给我们的油品供应敲响警钟。而煤化工适用于制取大宗化学品及油品,恰好可以弥补石油资源不足。此外,煤制油、煤制气还具备战略技术储备意义,需要适当布局。”

“油价下跌对煤化工产业的影响有限,特别是对全产业链项目影响不大。”全国人大代表、榆林市市长李春临进一步称,现代煤化工是基于我国“富煤贫油少气”国情下能源替代的产物。作为国家能源革命战略的一项重要内容,其发展不会因短期国际油价和经济形势变化的干扰而转移。

站在企业角度,全国人大代表、陕西延长石油董事长杨悦表示,尽管低油价引发效益下滑、结构性亏损等问题,但发展现代煤化工的信心不会动摇。“煤化工产业由我国独特的资源禀赋决定,诸如煤制油、煤制烯烃等项目,短时间内实现了从基础研究到产业示范的全方位突破,在世界化工发展史上也极为少见。”


发展受阻并非低油价的“错”


面对冲击,对症下药才能药到病除。多位代表委员认为,短期来看,国际油价暴跌导致盈利缩水、项目亏损,实则暴露出行业长期存在的竞争力不足问题。

“以跌价较为厉害的煤制乙二醇项目为例,根本原因不在于低油价,而是技术本身不够先进。”刘中民表示,由于现行技术路线有限、项目选择空间不大,一旦有了某项新技术,或在某特定阶段赚到钱,很容易造成项目扎堆投资。“大批项目一窝蜂上马,忽视了技术的更新空间。短期内或能盈利,实际并不能支撑远期发展,甚至带来过剩风险。”

杨悦也称,煤化工项目投资大、煤资源和水资源消耗量大,“三废”排放治理难度高,是产业集中面临的突出问题。对此,技术是关键影响因素。“目前,煤炭一次转化效率有待提高,能源利用率仍不理想。比如在转化过程中,二氧化碳的生成、捕集、封存及利用,受限于煤化工基础工艺,进一步减排的难度非常大。再如,粉煤热解、低阶煤综合利用技术尚未形成大规模产业化推广,除煤气化技术较为成熟外,其他煤转化利用方式还需进一步完善。”

技术短板背后,存在人才、标准等更深层次的原因。杨悦坦言,作为一项系统化程度非常高的创新工程,从基础研究、应用研究到工程化研究设计、工业化示范推广,煤化工产业的各个环节均需要大量专业性人才支撑。“经过多年发展,行业聚集了一批高水平人才,但在科技创新,尤其是在基础研究与工程化应用领域,人才短缺问题始终是制约现代煤化工发展的核心瓶颈问题。此外,行业标准制定滞后,造成部分产品优质不优价,反过来限制技术进一步发展。”


成熟可靠的技术是关键


记者了解到,部分地区、企业现已主动施策,积极应对低油价冲击。

“从另一角度看,低油价倒逼了产业加快转型升级。”杨悦表示,延长石油出台了6个方面、35条措施,全面打响应对低油价、推动高质量发展攻坚战。下一步,将重点围绕市场需求,转产增产高效益产品,持续加大科技投入和产学研合作,加快科技成果转化步伐,不断缩短煤炭转化链、延长产业链,创新价值链、提升效益链,尽快形成新的发展动能。

包信和指出,企业要生存,解决眼前困境是需求;行业要发展,立足于成熟可靠的技术是关键。“无论国际油价怎么变,有一点可以明确,技术必须走在前面。不能等到市场有需求的时候再去发展技术,如何把效率做高、排放做低,是产业高质量发展的核心所在。”

除了关注煤化工技术本身,杨悦表示,与煤矿、石油化工、煤电、供热等产业耦合发展,有利于发挥能源资源梯级互补利用、提高转化效率。“延长石油靖边、延安煤油气综合利用项目,利用碳氢互补理念,实现煤炭、石油、天然气三种资源有机结合及综合转化,烯烃收率位居全国前列,较单一煤化工节水75%、减排二氧化碳51%。‘十四五’期间,将进一步探索现代煤化工技术间的耦合。”

依托技术升级,李春临也有新的发展思路。“榆林是国家批复的能源重化工基地,目前虽已取得长足发展,但与建成世界一流高端能源化工基地的目标还有很大差距。其中最大短板正是化工,煤炭就地转化能力不足,资源转化的高附加值没有实现。为此,榆林将沿着煤化工产业高端化发展新战略,培育煤化工全产业链竞争优势,实现从原料向材料转化、从大宗化学品向终端应用品提升、从产业链中低端向中高端迈进,打造‘煤头化尾’的全国现代煤化工产业示范区。”

(来源:中国能源报 记者 朱妍)

关闭窗口